【神田】生於明日,活在今日,死於昨日

課永x組崎

 

墮落天使的輪迴梗

大概就是其中一個人一直輪迴轉世,沒辦法保留任何兩人相愛的記憶。另外一個則保有所有記憶並一直存在,並不斷遇見輪迴轉世的那個人的設定???

原設定是為了折磨這兩個人啦。

很多捏造!!!!

可能會坑...大概。

 

 

 

「所以這是你第幾個『初次』見到我了?」田崎躺在同居人的床上,雙眼直視著天花板。同居人正坐在床沿,手指輕輕撫著一隻毛色純白的鴿子。

「這個嘛,其實我自己也數不清...」神永轉過頭,看著田崎稚氣未脫的側臉。好久了,每次田崎的長相變化總是很大,唯獨那雙狹長的鳳眼不曾變過,狐狸似的,而神永卻像追逐那漂亮的狐狸而迷路的孩子。

「果然是神永啊...」田崎不滿地側過身,現在神永只看的到田崎頭髮修得整齊的後腦。

「我也是想認真記錄的啊!但破千後我實在沒辦法...」神永無奈的說。

田崎沉默,他該為神永一次又一次的失去感到難過,又或者對自己毫無記憶的腦袋感到悲哀?幾千次的相遇,而他毫無記憶。

「啊...總覺得扯到了嚴肅的話題...」「神永。」

「怎麼了?」

「你怎麼看永恆,」田崎終於坐了起來,看著神永。「很難受吧。」

神永微微一笑,那笑在田崎眼裡卻是那般苦澀。他想為他分擔一點痛苦但他不能。他無法。

「對我來說啊,時間是沒有單位的。」

田崎瞇起他細長的眼眸,不解得看著他。

「這麼說好了,我們在與宙形成的那刻便存在了,當然這是以宇宙即為世界為前提下的假設啦,事實上我也不曾懷疑過。那麼這世界有多長,我們便存在多長的時間。打個比方,你可以說我存在了數百億年,也可以說我截至前一秒前都不存在。時間的長短對永恆來說是毫無意義的。」

「你問我如何度過這漫漫—抱歉,我想不出詞可以形容,姑且先說成歲月吧—當一個有形體、思想、可以活動的生物體或者無限接近生物的擬態,沒有目標卻擁有永恆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,但是我不同。」神永一把將田崎攬進懷裡,「我有你。」

 

tbc...?

评论(3)
热度(1)

© 中間質 | Powered by LOFTER